手游动态 | 手游业界 | 手游攻略 | 游戏库 | 搜索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

  前职业解说、《英雄联盟》主播7号(ID:中年人拳师七号)8月29日在直播时爆料,称遭斗鱼方面要求将目前待遇降薪为十分之一,让风传的全直播行业降薪潮一说再添有力证据。

  次日晚7点25分,有ID名为“斗鱼TV_CEO”的用户在贴吧回应称,“我们按照数据给工资”,主播工资的确降了,但缩水成“十分之一”过于夸张,只是博同情之举。此前该用户曾秀出斗鱼入选2017年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的荣誉证书,尽管本人否认为斗鱼CEO陈少杰,但真实身份为斗鱼内部或相关人员概率很高,所说话不单纯是编造。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待遇十去其九确实有骇人听闻之嫌,根据此前斗鱼主机游戏区降薪60%的传言来看,此次针对一般人气主播降薪50%的可能性更高。

  降薪传闻早就存在,该来的总会来

  由于高度依赖融资、而投资者耐心不再,到2016年年末,直播行业就已经传出将大面积降薪传闻。

  2014年,顶级主播签约费在2000万元封顶;去年是直播行业风头最劲的一年,根据一张流传甚广,不过真实性存疑的表格显示,顶级主播签约费已经到达4000万量级。促使2016年行业融资不断,各平台争取在最后的洗牌阶段冲刺,希望能成功挤入直播行业的下半场。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

  行业普遍认为,直播是以内容为导向的产业,观众目的以打发时间为主,平台就需要通过大量主播去填充观众时间。这也就意味着观众用户忠诚度不高,会跟随主播跳槽一同流失。因此,去年直播平台整体战略,仍以重金挖人气主播为主,预算围绕顶级主播服务。众心捧月之下,2016年行至一半,顶级主播签约费用已经超出平台承受能力。

  一直互相挖墙脚下去,只有主播收益,平台多败俱伤,直播商业模式长此以往难以为继。许多平台开始寻找新的突破点,希望摆脱大主播钳制。斗鱼倾注资源培养新人、使人气主播相互均衡;熊猫效仿视频网站,押宝新兴游戏做自制内容;虎牙背靠欢聚时代,复刻秀场模式走粉丝经济等等。

  如今斗鱼持续坐大,熊猫在狼人杀、绝地求生等热门游戏中分量十足,而以秀场模式起家并一直坚持的虎牙,东家欢聚时代在2016年年末公布的第三季度报表中,直播服务营收同比增长54.5%。是众多一线直播平台中唯一亮出真金白银的。

  而2017年5月初,曾风光一时的映客卖身宣亚国际,似乎打开了直播行业一个小小的决堤口。虽同月熊猫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投资、虎牙直播宣布获得7500万美元投资、花椒直播宣布完成10亿元融资。不过早有业内人士指出,2017年多数投融资数额有注水情况,并称2016年年中开始,早期直播投资者已经在为寻找下家做准备,虚高的投资额容易刺激后来者入局,造成行业投资依然火热、可随时拿丰厚回报撤离的假象。

  2016年8月底,网上曾流传某直播平台融资失败将倒闭消息,9月28日该平台便以宣布3亿元并购了一家上线不到一个月的移动直播平台,并完成5亿元融资作为回应。而据消息人士透露,上线不到一个月的移动直播应用,原本便是该平台旗下,同时5亿元融资也经历部分投资人退出、到账不齐等坎坷路。

  去年下半年开始,直播行业间的烧钱挖人大战基本结束,只在部分热门领域还存在着一些局部摩擦。飞鸟尽、良弓藏,当平台间的竞争摆脱粗暴的互挖墙脚阶段时,主播的薪酬降低几乎是必然,区别只在于谁先降、降多少、何时降而已。

  WeGame或许亮出了直播平台的底裤

  明天,也就是9月1日,是腾讯WeGame正式发布的日子,在已经可供下载的体验版本中,WeGame有提供资讯的主页、贩售游戏的商店、强调社交的直播三大标签。WeGame直播功能在TGP时代就已经存在,采取与其他平台合作的方式接入。

  相对其他动辄数十万、上百万的观看人数,WeGame的直播间观看人数相对稀少,连许多人气主播都没有过万,基本处在千一级别。在观看了许多直播间后,我们发现相同直播间,WeGame显示的弹幕和直播平台显示的弹幕没有任何差别。

  如果将查看对象转向人气小的主播,这一现象会更加明显。观看了多个主播发现,直播平台显示的弹幕,同样会在WeGame直播间显示。这引发了一个大胆的猜想,如果WeGame连同画面和弹幕一起接入,会不会连真实观众数也一同照搬?为此笔者专门做了个简单的小实验,最终发现:

  在WeGame发送的弹幕,只会显示WeGame直播间,不会显示在直播平台的直播间;而通过直播平台发送的弹幕,会同时显示直播平台和WeGame的直播间。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有理由怀疑,WeGame显示的直播人数,可能并非WeGame观众人数,而是直播平台真实的观众人数。

  如果观众人数是WeGame自己的,为何从几十到上万观众的直播间,没有出现弹幕差别于直播平台的情况?当然,不排除WeGame用户天生就不爱发任何弹幕。

  以英雄联盟某名主播为例,8月31日下午4点30分,该主播在斗鱼人气值为120万,而在WeGame的观众数为1.6万(这是当时WeGame区人气最高、唯一过万的主播),相差整整75倍。如果该1.6万人都是WeGame的用户,WeGame直播间为何没有出现弹幕。也就是说WeGame 1.6万人同时形成默契、静静地看着直播,不发一语。如果真就如此,1万多个沉默的观众,同时看着你,还是挺惊悚的。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

  互联网时代,人们对于数字早已经没有了什么概念,要知道,1万人已经相当于一所中等规模的学校。其弹幕数,应当是非常夸张的,占据满屏也不算过分。

  直播盈利模式出路在粉丝经营

  其实,直播人数造假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。多数人只是不知造假幅度到底多大,神秘的系数究竟是多少倍。目前对比WeGame和直播平台来看,如果猜测属实的前提下,各平台、各主播不尽相同,并呈现关注数注水远高于人气值的情况。

  与平台签约的大主播,显示人气值大概在20到50倍之间,如果平台近期力捧,这个数字也会轻松上升到50倍以上。人气值显示为1万的小主播,实际相差甚至会达到200倍之多。许多看似人气过万的主播,实际人数可能只有几百人,一些明面人气几千的主播,实际人数甚至只有几十人。

  直播人数造假,是一个历史复杂的问题,基于吸引用户、竞争、融资等多方面考虑。表面上看不得已而为之,实际用户、平台、投资者心知肚明,平台早已经骑虎难下。

  如果真实观众数字的确只是几十分、甚至几百分之一,许多主播降薪幅度超过腰斩实际并不冤枉,或许还有继续下探的可能。而真实观众人数远低于台面数字,其背后更象征着直播基于高流量设想的多种变现模式基本破产,许多“人气”主播的广告效果,恐怕还不如高级写字楼里的一部电梯。

  这使得直播平台想靠主播人气买广告盈利变得极不现实,流量主的位置坐不住,广告主只要投放一次,就能通过惨淡的数据知道此路不通。如何经营好现有用户,提取更多用户价值,才是直播首要考虑之事。直播已经是一个存量市场,但好在粉丝用户的消费能力惊人,除了传统的礼物外,有平台尝试开发更多的套路诱使消费。

  比如上半年斗鱼就已经通过设立官方粉丝徽章体系,开辟新的盈利点。能不能称为粉丝,原本就是用户的自发行为。而直播平台售卖单独主播粉丝标识,相当于将用户自称粉丝的权利收取,再有偿发回给用户,相当于给了一个有成本的名分。每月都要缴费续签,更像是用户固定向平台朝贡,提供比礼物更稳定的收入。

游戏主播迎降薪潮:真实观众或低于人气值

  兜兜转转,直播仿佛又回到了秀场模式,但用户消费对象从单纯的颜值、性感,慢慢囊括了技术、幽默等多种人格魅力层面。直播平台从早先被戏称拉皮条的,变成了偶像的塑造,参与到造星的过程中。

  某种方面来讲,直播平台定位有可能向经纪公司靠拢。目前来说,平台的造星方式还比较单一,最有力的武器也不过是调直播间人气。但如果真的要考虑让直播成为一个成熟的、有盈利能力的行业,对于粉丝经济的深入挖掘,必不可少。

  来源:Gamelook

相关游戏
相关资料
上一篇 下一篇
App Store又要搞事情!本周开始支持微信支付
8月29日消息, 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将在本周开始支持微信支付。在接近十个月之前,App Store开始支持支付宝付款,而这次引入微信支付,显然是苹果在中国市场投下的又一枚炸弹。
移动游戏抢客流?网吧“夹缝里生存”
“现在长沙的网吧多数都在赔本,我也早就没把重心放在网吧经营上了。”8月18日,某网吧连锁公司的负责人唐卫介绍,由于亏损,他们从去年起已陆续关闭了十几家网吧。而几年前在长沙兴起